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 特朗普被指转移“通俄门”注意力

栏目:地理 来源:机锋网 时间:2019-05-10

【综合编辑】白宫19日发表声明称,美国已经打败IS,开始撤回驻叙美军。20日,法国政府欧洲事务部长卢瓦索表示,尽管美国决定从叙利亚撤军,但法国将继续参与打击叙利亚IS武装力量的联盟行动。

盟友意外 法国仍要留在叙利亚

法新社报道,“目前我们当然还要留在叙利亚。”卢瓦索说,“反恐斗争还没有结束。”

特朗普19日下令美国开始从叙利亚撤军,这令华盛顿的盟友感到意外。但白宫称,战胜IS恐怖组织不意味联军不再存在。

另据以色列《国土报》报道,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0日表示,美军撤离不会妨碍以色列防御地区威胁的能力, 以色列将在美国的全力支持下加强对伊朗的行动。

《以色列时报》报道则称,内塔尼亚胡19日透露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其保证,美国将继续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影响力。

“我周一(17日)与特朗普总统有过谈话,昨天(18日)也与美国国务蓬佩奥谈过,他告诉我,是特朗普总统打算从叙利亚撤军,并明确表示美国有其他办法施展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。”内塔尼亚胡在一份声明中表示。他还补充说:“我们将研究(美国撤军的)时间表、运作模式,当然还有对我们自身的影响。”

以色列第10频道报道称,内塔尼亚胡曾试图说服特朗普改变主意,但这种努力被证明是徒劳的,以色列对美国撤军表现出巨大“失望”,认为这是俄罗斯、伊朗和真主党的胜利。

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 特朗普被指转移“通俄门”注意力

今年4月,美国士兵在叙利亚曼比季执行任务。(图片来源:资料图/美联社)

特朗普用撤军转移公众视线?

自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,美国一直参与其中,美军当前在叙利亚大约有2000名士兵。如今突然撤军意欲何为?

CNN报道称,特朗普此次撤军决定没走总统政令的正规程序,也没提供更多细节内容,这让整个白宫措手不及。

此前,特朗普就表达过要撤回驻叙美军的计划,包括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、国务卿蓬佩奥、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都向总统表达了强烈反对,但是特朗普并没有理会。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五角大楼高层目前还在尝试劝服特朗普,希望把撤军进程放缓。

对于突如其来的撤军令,美国多家媒体评论称“很惊讶”。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,一名白宫资深官员表示,特朗普此举只是在践行他在大选时作出的承诺。

据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认为特朗普选择这个时候撤军,有转移注意力之嫌。她指出,几周前,美国联合其他盟友对叙IS武装集中打击,当时就可以宣布击败IS并从叙撤军。而特朗普选择在本19日宣布,正好是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·弗林“通俄”案审判的关键时刻。

也有白宫官员认为,土耳其上周威胁攻打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,美国为避免与土耳其正面摩擦,此时选择撤军恰到好处。

叙利亚或将迎来俄、土等新一轮角力

持续7年的叙利亚内乱让这个地方的局势异常复杂,叙利亚政府、俄罗斯、伊朗、土耳其、美国五方是博弈的主角。

路透社报道,叙利亚本月接连传出和平讯号,美国不再寻求推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·阿萨德,俄罗斯、伊朗和土耳其也即将就叙利亚制宪委员会的组成达成协议。本来局势趋于缓和,然而美国19日突然宣布撤军,又给叙利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。

据福克斯新闻报道,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奥认为,美军撤离意味着把叙利亚拱手让给伊朗、俄罗斯。

与此同时,土耳其前议员埃而德米尔称,特朗普撤军之举是送给土耳其总统的一个“绝佳礼物”,土耳其将会在叙利亚对失去美军支持的库尔德武装进行全力打击。

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在打击IS的行动中,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控制叙利亚近四分之一国土,美军为其提供装备支持和空中掩护。而土耳其一直忌惮库尔德武装。

新华社援引美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·韦斯特的分析称,美军事介入给当地留下的烂摊子由谁收拾、撤军后由谁负责填补治理和安全空白等问题,都将持续影响叙利亚各方的后续动作和中东地区的局势发展。

北京《新京报》援引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卫东的分析称,美军撤离叙利亚之后,俄罗斯可以说是最大获益方之一。但是,俄罗斯获益的很有限,因为叙利亚一片狼藉,俄罗斯并不一定有足够的意愿和能力去控制叙利亚,还要去抵制其他大国的渗透。叙利亚对于俄罗斯而言,更多的是一种战略价值。

撤军或将削弱美国对联盟领导力

叙利亚政府一直呼吁美方撤军。叙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瓦利德·穆阿利姆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说,经过7年多内战,叙利亚反恐战争胜利在望;希望美国、法国和土耳其的“占领军”立刻撤离叙利亚。

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,俄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·扎哈罗娃19日说,美国撤军决定为叙利亚达成政治解决方案提供了可能性。同时,俄方想了解,白宫所谓撤军后在叙利亚行动“新阶段”指什么。

路透社报道称,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将令美方今后难以应对IS卷土重来,削弱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影响力。

美国国会要求政府就撤军决定提供更多信息,一些共和党籍议员认定这一决定“仓促、危险”。联邦参议员林赛·格雷厄姆一向支持特朗普,称撤军决定让他“措手不及”、决策过程是“一场灾难”。“最大赢家是IS和伊朗。”

打击IS国际联盟由美国主导,于2014年成立。美联社判断,从叙利亚撤军不意味着这一联盟结束使命,但将削弱美方对这个31国联盟的领导力。英国国防大臣加文·威廉姆森说,他强烈不认同已经在叙利亚击败IS的说法。(完)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